义乌商务

义乌商务

2017年义乌商务第19期

日期:2017年06月07日 来源:商务局
收藏】 【打印】 【关闭

  杭州、宁波跨境电子商务综试区进出口业务开展情况考察报告 

    

  根据季金甫主任的指示精神,为加快浙江(义乌)跨境电子商务创新发展示范区建设,商务局(电商办)组织义乌海关、检验检疫、陆港口岸局、陆港集团等单位分别于224日赴杭州、323日赴宁波对跨境电子商务进出口模式进行了考察调研,现将相关情况总结如下: 

  一、杭州综试区情况 

  1.下城园区。成立于201378日,是全国首个进入实单运作且成功探索小包出口模式的跨境电子商务产业园,园区主要有两个监管场地,一个场地开展跨境电子商务出口(9610),主要由中外运在开展业务(非邮政),另一个场地开展直购进口(9610)业务。外贸综合服务平台“融易通”为园区企业清关、结汇、退税、金融融资等业务提供支撑。 

  2.跨贸小镇。面积4.9平方公里,是全国首个进口商品电子商务体验街区,目前已有保加利亚、意大利、澳大利亚、韩国等国家馆和主题馆以及海蚂蚁、洋精灵、美渠等20余家跨境贸易电商入驻开业。 

  3.空港园区。按照“一次规划、分步实施”的思路,空港跨境园区一期规划5平方公里,当前主要启用256亩、近10万平方米的保税物流中心场站资源,先行启动跨境电子商务进口业务,并在同一个公共监管仓内开展保税备货模式(1210)和直购模式(9610)。公共监管仓主要为中小进口跨境电商提供监管服务,如有颗树等大型进口跨境电商则拥有独立的仓库,可直接在库内进行理货,不需要在保税区内短驳。 

  二、宁波综试区情况 

  1.宁波保税园区。一是采用“公共仓+自营仓”运作模式,公共仓(由宁波保税区管委会下属国企投资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建设)外包给嘉里大通公司运营,自建仓库如网易考拉。二是运用统一集中查验的方式,在入区时以检疫为主,出区时对需要查验的包裹(采用系统监控,流水线自动下架),统一运送到监管中心进行查验,而非现场查验。与杭州不同,此种模式便于扩展,能够适应大业务量的需求,有利于综合监管和提高监管人员的效率。三是对跨境保税进口的查验率,在进区环节为千分之一,在出区环节为万分之一。四是在理货时,为每一件销售商品加贴二维码,建立质量可溯源体系。 

  2.宁波进口商品展示交易中心。一是招引一批如网易考拉O2O旗舰展示厅等知名进口电商企业。二是作为宁波保税区功能的延伸,实现了保税展示、一般贸易进口产品销售的功能叠加。三是依托专业展厅和短期展览会,形成“市场+展览会”的独特经营模式。四是在展示中心内对宁波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的相关内容进行宣传。五是对中东欧国家的进口产品,在年销售额超10万美元的情况下,给予房租减免。六是在全国各地积极打造进口产品直销中心。 

  三、主要特点 

  1.政策优势明显。杭州和宁波作为首批国家跨境电商进口试点城市,具有开展跨境电子商务保税进口(1210)的政策基础,前期商务部明确能够开展1210的城市为10个,义乌不在此列。对于非试点城市,海关总署2016126日发布《关于增列海关监管方式代码的公告》(2016年第75号),增列海关监管方式代码“1239”,适用于境内电子商务企业通过海关特殊监管区域或保税物流中心(B型)一线进境的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商品。“1239”与“1210”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国检通关单问题。 

  2.顶层设计先进。杭州跨境电子商务综试区提出了“六体系两平台”的概念,分别是指信息共享服务体系、金融服务体系、智能物流体系、电商信用体系、风险防空体系和统计检测体系、电子商务信用体系、统计监测体系、风险防控体系,“两大平台”是指“单一窗口”平台和线下的综合园区平台。宁波综试区提出了“建设三大平台、拓展四大服务、构建五大体系”的主要任务。 

  3.管理机制灵活顺畅。杭州成立综试办,下设四个处室一个中心,从海关、国检等单位借调人员开展工作,同时,为便于协调推进监管平台建设,跨贸小镇管委会、空港经济区管委会主要工作人员直接到下属企业(建设单位)兼职。宁波综试区工作推进则由口岸办负责,从海关、国检等单位借调业务负责人员,同时,还各招聘20名公务员编制人员,充实海关、国检干部队伍,以推动综试区工作。在保税进口监管场地的运营方面,采取全盘外包的方式,委托专业公司嘉里大通公司负责运营,既减少成本,又很好地整合资源。 

  4.通关平台完善。两个城市都采取“一区多园”的布局方式,杭州有下沙出口加工区、下城跨境贸易电子商务产业园、萧山保税物流中心,在跨境电子商务进出口功能布局上各有侧重。宁波则有保税区园区、海曙园区、鄞州园区、空港园区、江北园区及梅山园区、杭州湾园区等,各个园区都具备海关监管功能,结合机场等区位优势开展各类跨境进口业务。 

  5.监管措施便利和创新。杭州综试区推出跨境零售出口“清单申报”、简化出口商品归类、“先出关后报数据”,保税进口“先进区、后报关”、“先理货、后报关”,直购进口“先进关再理货”等便利化措施,通过信息化管理,简化原有管理模式下的事中监管,将整个监管过程“前推后移”(数据提早报送,实施事后监管)。 

  宁波针对保税区跨境仓库容量不足、运作方式相对滞后的瓶颈,将跨境仓储模式由原先单一的公共仓运作,拓展到“公共仓+自营仓”运作模式,采用了综合监管的模式。对跨境保税进口的查验率,在进区环节为千分之一,在出区环节为万分之一。 

  6.系统建设融合。杭州、宁波都积极建立了“多位一体”的跨境电子商务信息合作机制和共享平台“单一窗口”,通过汇集关、检、汇、税等部门数据,做到信息互通、执法互助、监管互认。通过线上“单一窗口”综合服务平台“一点接入”,杭州跨境电商企业能够从杭州海关申报,从上海、宁波、天津、厦门等口岸通关放行。 

  四、意见建议和下一步工作打算 

  1.理顺工作推动机制。充分借鉴杭州、宁波等地的管理机制,做好与海关、国检等监管部门的互动和交流,形成工作推进的合力。 

  2.做好顶层设计和统筹谋划。进一步完善浙江(义乌)跨境电子商务创新发展示范区的顶层设计,按照“一次规划、分步实施”的原则,结合当前监管点多、监管力量分散的现状,做好综合监管的统筹谋划。 

  3.加快监管平台建设。一是建设跨境电子商务公共监管中心,为非邮路跨境电子商务出口提供通关平台,为直购进口提供平台。二是建设跨境电子商务保税进口监管中心,积极争取开展跨境电子商务保税进口(1239)业务。三是着眼于当前信息系统建设中存在的平台多、无法互联互通、维护费用高等特点,加快国际贸易综合信息服务平台谋划建设。 

  4.积极复制便利化的管理措施。充分借鉴杭州、宁波综试区的经验做法,积极争取1239业务能达到1210的效果。 

  5.加强招商引资。积极做好与宁波井贝电商、宁波进口商品展示中心等的后续对接工作。 

  (喻中华)